關於部落格
  • 1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按相貌發工資 涉嫌就業歧視

     口水威   文/代希奎   最近這段時間,東莞南城第一國際匯一城近百清潔工很鬱悶,因為“長相”竟成為決定工資高低的標準之一。年紀輕、形象好的,月薪1800元;其他的則為1650元,而兩者工作量幾乎差不多。東莞人力資源局勞動監察支隊隊長何柱堅表示,這種行為屬於明顯的“就業歧視”。   在此事件中,是否存在“就業歧視”,我們必須釐清:相貌是否與執行該項工作有關,或是否構成衡量求職者工作能力的一個標準,這是判斷相貌要求是否合理、是否構成相貌歧視的關鍵。相貌如果與勞動者完成工作崗位職責無關,用人單位若以此為理由區別對待,就構成就業歧視,應被法律所禁止。   清潔工從事的是最苦最累最髒的體力活,起早貪黑,是很多人並不想從事的工作,很明顯:長相和工作崗位並無直接聯繫,也並不影響工作能力,以及完成工作的質量。這樣的一份工作還要看長相,肯定涉嫌就業歧視無疑。而且照此邏輯下去,長相不好的工資就低,那有些容貌不佳的人從事此工作豈不是要倒貼?何其荒謬!   儘管我們常說:人不可貌相,但是現實中的以貌取人的情況卻普遍存在。比如你會發現,一所學校里,校花和你一起排隊打飯,打菜的男師傅可能會多打一點肉給她,你心裡也許還在納悶,校花明明說要減肥不喜歡吃肉的啊;你可能還會發現,同樣進咖啡店消費,服務員對那些帥哥靚女服務起來更加殷勤,笑容滿面,服務周到,你可能還在嘀咕,難道他們額外給了小費。出於愛美之心作祟,普通人對於相貌姣好的人,因為對方看上去更養眼,可能會更願意親近甚至對其更加寬容,這或是人之常情。   但是,如果因為長相原因,相貌好的人因此獲得加分甚至更容易獲得工作,上升到相貌歧視甚至就業歧視,就和我們這個社會的文明準則、道德評價甚至法律秩序明顯相悖了。   但不幸的是,這種現象正在大行其道,用人單位因為和求職者的不對等關係,使得相貌歧視長久以來都存在,女大學生因臉上有疤痕被用人單位以“面容不好影響公司形象”為由拒絕聘用,女孩因為容貌醜陋面試千次無一成功等案例常常見諸報端。   甚至一項調查顯示,在國外也是如此,外貌正成為一種形象資本,長相好壞對個人的勞動就業有著明顯的影響。美國兩位經濟學家,得克薩斯州立大學和密歇根州立大學的兩位教授一直研究相貌歧視現象。他們通過對美國和加拿大幾千個家庭資料的調查分析後發現:無論男女,在其他條件相等時,被訪者中被列為“相貌醜”的工作女性每小時薪金要比平均低5%,而靚女則比平均多收入4%;在男性中,被列為“相貌醜”的占9%,收入比相貌英俊的同性少9%。   因為長相好壞帶來的外貌歧視進而上升為就業歧視,在任何社會都值得我們深刻反省。在我國,導致就業歧視有歷史的因素、也有現實的因素,目前勞動力供大於求,用人單位占據著強勢地位,掌握著游戲規則的主動權和招聘過程的話語權,他們在法律的空白地帶隨心所欲地制定著游戲規則,不斷地抬高招聘門檻、壓低就業待遇,就業歧視隨之產生。其次,反就業歧視的相關法律不健全。雖然《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和《就業法》對就業平等有法律上的原則規定,“勞動者依法享有平等就業和自主擇業的權利,勞動者就業,不因民族、種族、性別、宗教信仰等不同而受歧視”,但並無明確的條款反對因長相等因素帶來的就業歧視。   事實上,就業歧視不僅僅限於相貌,還有年齡歧視、身高歧視、乙肝歧視、地域籍貫歧視……五花八門,不一而足。要消除這些就業歧視,不單單隻是勞動部門的事情,我們首先要反思我們的觀念,問問自己是否都存有偏見,對待相貌不佳的人先入為主,沒有好印象,這是我們自身極難察覺很容易就犯下的錯誤。正是這種普遍存在的偏見,使得就業環境變了味,以至於用人單位在招聘時將其列為招聘門檻之一,造就了就業歧視。   其次,我們期待將來能有專門的《反就業歧視法》來界定就業歧視,來保護勞動者平等就業的權利。   此外,將來即便有了立法,根據目前的狀況,因為取證和維權成本等種種原因,訴訟也可能不是解決就業歧視爭端的主要途徑,而應該多一些“平等就業機會委員會”之類的獨立第三方調解機構,參與其中維權。我們期待更多的人、甚至全社會都來關註反就業歧視。  (原標題:按相貌發工資 涉嫌就業歧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